Overblog Suivre ce blog
Editer l'article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

Profil

  • JJS
  • Membre/Member, NTIA IANA Functions' Stewardship Transition Coordination Group (2014~2016); Membre/Member, NetMundial Initiative Coordination Council (déc. 2014~2016); ICANN/ALAC (2010~14); ICANN Board (2007-10); diplomat(e) (1971-2005); ambassadeur/dor (1995-2005). Gouvernance; défis globaux / Governance; global challenges.
  • Membre/Member, NTIA IANA Functions' Stewardship Transition Coordination Group (2014~2016); Membre/Member, NetMundial Initiative Coordination Council (déc. 2014~2016); ICANN/ALAC (2010~14); ICANN Board (2007-10); diplomat(e) (1971-2005); ambassadeur/dor (1995-2005). Gouvernance; défis globaux / Governance; global challenges.

Rechercher / Search

12 octobre 2011 3 12 /10 /octobre /2011 17:26

(中文翻译:游 女士)

 

 

 一个星期一的晚上。九月里宜人的微风,引导着观众陆续走进上海戏剧学院的演出大厅。一长排显眼的花篮前,成群的学生和一些年长者鱼贯而过:这将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观众拥入剧场,找座位的,大声交谈的,玩手机的,换座位的,打电话的,一片嘈杂。

 

今晚的演出曲目“情叹”改编自川剧传统剧目,由田蔓莎女士概念创意、导演并主演,另有6位川剧演员为帮腔。观众们不禁好奇:要赋予一出中国传统地方戏曲以现代社会的意义,而这个地方戏又有其严格的音乐体系,戏中大部分的文学典故只被中国观众所理解,而外国观众往往不知所云,这一切从外行来看,都实在太难了。对于外国观众来说,舞台两边的英语字幕着实不可或缺。

 

当然,这出戏本来不是准备给外国观众的。而我作为一个观众的反应却引起我对中国戏曲特殊性的思考,进而对广义上的中国文化,而不是仅限于中国戏曲,对于外国人可接受性的反省。

 

我无意在这里叙述剧情,因为任何一个专业戏曲评论家或者一个中国知识分子都会做得比我好得多。田女士的表演不仅向观众传达了被进京做官的丈夫所抛弃的少妇的痴心,而且还有她的青春的活力可以在一瞬间转为忧思。尽管没有提到一个字,但是从1966年起的10年政治骚乱(即以文化为借口的所谓的“文化大革命”)占据了后大半场戏。一阵无情的铃声把她从对舞蹈的喜悦、精神的解放的瞬间回忆中粗暴地拉回现实生活,田女士把孤独感和从艺术家沦为清洁工的失落表现的栩栩如生,细腻入微。

 

这出戏的主题或者说本意是“文化记忆”。田女士没有在这里具体说明“记忆”的内容(仅仅是被抛弃的少妇对往事痴情的回忆,还是在60年代那个黑暗的日子里对文化作品的肆意破坏?),她只是冒着极大的风险轻轻地点了一下题。但是到剧终,这个似乎游离于两者之间的选择变得非常有效:一个人生命中最珍贵的方面,无论你如何去保护它,最终都逃离不了政治斗争所带来的蹂躏。这是一曲美的颂歌,艺术的颂歌,但是观众突然意识到为了在这无边的灾难压迫下保留文化需要个人付出多么巨大的代价。无论人们在剧终有多悲伤,“记住”是这出戏留给我们的嘱咐。

 

简练抽象富有意境的舞台布景,高水平的伴奏和帮腔,追光,这一切都有效地烘托了田女士的单人表演。

 

周一演出之后一个炎热的星期三下午,受田女士之邀,我们十来个朋友,评论家,同事和记者,在一栋被周围的高层建筑包围着的4层小楼房的玻璃墙会议室里一起喝咖啡。发言人中有两个非中国本地人:美国一所大学戏剧专业的女教授还有我本人。在轻松的氛围里,大家轮流着对演出发表评论,批评或者赞美某一个细节,有的人则作出一个更具广泛意思的总结性发言 。对我来说,这个星期三下午就像星期一的演出一样有意义。讨论高雅又坦率。在后半部戏里表现出来的艰难似乎对大家来说都显而易懂,不少人都说到所谓的“文化大革命”,这对一个外国人来说,实在是很有意思。

 

在“情叹”和田女士的表演之外,世界各国的人们对中国文化作出如何的反应,中国艺术的各种形式究竟有多少能被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接受,也非常地令人好奇。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艺术表现的复兴在视觉王国里尤其引人注目。从技术到主题,绘画都无疑是最有创新意识的了。绘画艺术被准许有不寻常的开放度,正如人们可以在北京的798艺术区或者上海莫干山路的M50的很多画廊里看见的那样。当被问及此事,艺术家们认为是因为相当一部分前卫作品最终都被收藏于国外,所以审查制度对这些作品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另一个非常视觉化并广泛出口的艺术形式是杂技。杂技演员技艺精湛,外国人无需对中国文化或历史有什么了解就可以欣赏。

 

电影也曾经是中国文化出口的一个主要项目,以至于一些“第五代、第六代”导演(张艺谋,陈凯歌,贾樟柯……)和一些电影明星(巩俐,章子怡……)的名字在国外也变得家喻户晓。至于音乐,它的国际感染力则与曲目本身所具有的中国独特的风格以及内容的多少成反比。同样,丰富多彩的中国地方戏曲(京剧和其他舞台剧)对外国观众来说极其难以理解,更不要提欣赏了。 

 

和相对容易出口的绘画和电影相比,小说和戏曲这两种文化和艺术创作难以让一般的外国人接受。我问了好几个知识分子他们有否可推荐的新小说,他们往往以对外国小说的翻译来结束…… 至于戏曲,中国特殊的美感和外国人的审美观念分歧甚大以至于外国人很难发自内心地来欣赏它。

 

于是这里提出了一个问题:是不是在中国传统戏曲和西方观众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障碍?一些切实的准备工作可以帮助受过教育的观众更好地理解演出,就像法国、德国甚至更多的国家共同出品一台戏那样:去看演出前先阅读了解作品的构思,年代和作者,演出完了后观众和演员进行座谈。

 

为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提供理解作品的办法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挑战,因为它必须在完全尊重原著的条件下进行。就这一点而说,我赞赏田蔓莎和帮助她把一出传统四川戏改编成一场具有普遍感染力的演出的艺术家。贯穿全局的舞台两边屏幕上的翻译帮助我对剧情有所了解;但更重要的是田蔓莎在帮腔和伴奏演员们完美的配合下所进行的真诚的表演、以及这出戏的艺术表现形式赋予了它普世价值。

 

如果您希望留言,请在点击下面 « laissez un commentaire » 处.

Partager cet article

Repost 0
Published by JJS
commenter cet article

commentaires